美丽甘州:站在钟鼓楼上【原创配乐美文】

金张掖在线网2019-07-02 01:08:24


站在钟鼓楼上

作者/李建花 编辑制作/飘萍


一扇门关上了,一扇门打开了。历史,总是在门的闭合和打开中向未来的方向推进。

  大西北的成陆过程多么漫长,漫长地在中国地形图上形成这如同天马行空般的风水宝地,并赋予她一个源远流长的名字——张掖。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登上了张掖的钟鼓楼,站在张掖城区的中心位置——钟鼓楼之上,感慨万千,思想一波一波的涌动起来,过去——现在——将来,如同黑河的的水缓慢而又不可阻挡地源源流淌。  冬季的深夜,张掖大街小巷的店铺陆续打烊,一轮冷月挂在树梢。一个人,在最安静的时段走近钟鼓楼。鞋跟敲击路面的声音干净而悠长,钟鼓楼,被我的被脚步声轻轻唤醒。岁月不惊,它从容地睁开眼睛。只有这样的安谧,你方能听到来自史上的叙述——那些透过夜的黑传来的长远的回声和想象。

  据《重修甘州吊桥及靖远楼记》碑刻记载,镇远楼于明正德二年(1523年)由都御史才宽负责兴建。楼下有十字洞,通向东西南北。洞门上方嵌刻着匾额,东“旭升”,西“贾城”,南“迎熏”,北“镇远”。楼上四面悬有匾额:东“金城春雨”,西“玉关晓月”,南“祁连晴雪”,北“居延古牧”。清顺治五年(1647年),时任副总兵的回族将领因不满清政府的残暴统治反抗清廷,在重阳节这一天,设计诱杀巡抚都御史张文衡、分巡西宁道林维造,镇守总兵刘良臣,义军随即占领甘州城,在战乱中烧毁此楼。后来靖逆侯张勇坐镇张掖时因镇远楼在全城中央,倡仪复修。竣工后亦悬挂匾额:“九重在望”、“万国咸宾”、“声教四达”、“湖山一览”。遥想当年,米喇印、丁国栋登钟鼓楼举旗起义,威声赫赫,大半个甘肃燃起了反清起义的烈火。沧海桑田,往事如烟,曾经的铁马金戈声早已渐远。曾经饱受战乱之苦的先民们逐回归家园,开荒垦田。家乡慢慢转向安居时代,先民斩芦苇为屋垦荒为粮,张掖也从古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渐成如今欧亚大陆要塞。兰新铁路,国道312线,如今在建的兰新铁路复线和即将通航的张掖军民两用机场……陆空交通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在沧海桑田的巨变中钟鼓楼渐渐失却原有的作用,隐退到历史的幕后,成了这个城市雅致的点缀。我绕楼而过,走到北侧登楼的小门前。明朝不远,我就站在明朝的靖远楼之下。登楼的小门不高,伸手可及瓦檐。月,还是若干年前的那一轮,时缺时圆,它的静让人想到一些永恒不变的东西。

  三年前的春季与父亲登上钟鼓楼。父亲今年70岁,出生于建国前。幼时曾随祖父到张掖逃过荒,给地主家放过羊。成年后又为了生计为了养活我们三姐妹和母亲到张掖城里找活计干,有时好几天都没有雇主,一到晚上,饥肠辘辘的父亲母亲就和来自四面八方的乞讨者,逃荒者躲进鼓楼下的十字洞躲避风寒。多年没有来过张掖的父亲说张掖的变化天翻地覆,惟有这些墙砖没有变,还是老墙砖。我用指腹轻轻抚摸着青砖砌成的砖墙,青砖很粗糙,粗糙如同父亲的手掌;当年是多少双粗糙的手筑就了一个城市的雏形?又有多少双粗糙的手这样温柔地抚摸着它们怀古思今?近五百年过去了,古战场的金鸣之声被一块块墙砖收藏,它们用箭痕弹伤见证曾经的金戈铁马短兵相接,并与今日的太平盛世产生对比。春日的阳光温柔得几近湿润,砖墙在光影下显现出丰富而沉静的色泽。钟鼓楼曾是全张掖最瞩目的地方,站在钟鼓楼上可以俯瞰全城。如今站在钟鼓楼上,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尽收眼底,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在宽阔的马路两边相互对峙。如果以钟鼓楼作参照物,可见家乡变化之巨大。钟鼓楼矮了下去,它的矮正好衬托出家乡经济建设的高度。

  第二次是在金秋时节和夫君一起登钟鼓楼的。金秋的张掖大地上上草木葱茏,城北的湿地上无尽的芦苇在天地间荡漾开去,洗尽铅华,静默在碧波之中,静美之极。野鸭成群,白鹤飞翔,呈现出勃勃的生机。这座城市正如这个季节充满着生机活力。钟鼓楼的东北边是鼓楼广场,大片碧绿的草坪映衬着仿古建筑的走廊,两鬓花白的老人们聚在长长的走廊里一起切磋谈艺。爱好秦腔的老年人则自费购置了器乐、音箱等设备组成了老年自乐班,走廊里荡漾着雄浑的秦腔和观众的喝彩声,引的不少年轻的秦腔迷们加入其中。再往北走,走过长长的仿古走廊,就是爱好书画的老年人自费创办的“甘州区老年书画活动中心”。在门前大理石铺就的广场上,几位爱好书法的老年人握着用废弃物自制的大笔,沾着水在大理石地面上练习书法,即写即干,环保而不污染环境。老人们既练了书法技艺又在书写中锻炼了身体,在与世无争中怡然自乐。钟鼓楼的西北角是新华书店和墨缘艺术馆,再往前去是一禾书城。此刻我和最爱的人一同登上钟鼓楼,并绕钟鼓楼一周,与时光交换隐秘的信物,完成三生三世的定情。钟鼓楼,这是张掖古老的建筑之一。在日新月异的拆建中,它保留了下来,留住了一方子民的集体记忆。老年自乐班、老年书画活动中心以及新华书店、墨缘艺术馆、一禾书城等它们构成人文上的呼应,且雅俗共存,无疑是张掖人对文化的一次回首,这回首审慎、沉静,不是功利的,而是知性的。一个具有反省品质的城市,它才会走得更加从容稳健。

  站在钟鼓楼的北面,我头顶上是“居延古牧”,“湖山一览”的匾牌。北大街街道两旁垂柳依依国槐飘香,宽阔的大马路连接着城市的现代文明与原始的村野自然,一直消失到我目光的尽头。目光的尽头,是水域面积2.6万亩的中国离城市最近的国家级湿地公园。此刻张掖大地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我脚下的钟鼓楼也早已被林立的高楼遮挡。站在钟鼓楼上,再不复见“绿荫丛外麦毵毵,竟见芦花水一湾”的景象。如果你的胸怀足够宽广,宽广到可以容纳大海;如果一个地方的人民目光足够远大,远大到可以跨越大海。当一个地区地理资源和人文资源被深度理解并实施开发的时候,这座城市就有了新的坐标和灵魂。2008年7月10日,张掖的决策者们以全新的视角、全新的视野来看张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提出“顺应自然,建设生态张掖,塑造张掖新形象”。以湿地保护引领城市建设,建成黑河湿地保护区,把几代人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这一决策,就跨越300万亩湿地,直达全市的五县一区。想想那些垦荒为田的苦日子,汗一滴一滴落满盐碱地;想想那些春种秋收的苦日子,那些饱满的米粒都是汗水蒸发后的结晶;想想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苦日子,从过去的一个贫困市一跃成为一个全国瞩目的宜居宜游的湿地之城,这,该是一个多大的跨越?世代习惯了耕田牧读的张掖农人,在打造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湿地这一前无古人的伟大工程时,积极响应退耕还林还草还湿地政策时所表现出的慷慨和大度怎不令人敬佩?经过几年的建设,如今的张掖再次重现了“不望祁连山顶雪,错把张掖当江南”的自然美景,人们心目中那个荡着小舟看张掖的梦想也已经逐渐实现。

  钟鼓楼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特征。我们的家乡,六十年前获得了一次新生,三十年前完成了一次跨越。我与改革开放同龄,我用自身三十多年的经历见证了张掖人民人在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跨越。

  站在钟鼓楼上,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了张掖的历史、经济与精神文化,看到了家乡的高度和广度。建筑的高度是一块块砖叠起来的,一个城市的高度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相互契合共同建构的;托起一座钟鼓楼高度的是墙砖,奠定一个地方文化底蕴的是人民。从建造钟鼓楼,到重修钟鼓楼,再到保护钟鼓楼,历史已从保护钟鼓楼过渡到开发钟鼓楼的旅游价值,为提升地方文化底蕴,建设张掖,开发张掖旅游资源,带动张掖旅游经济的大开发大发展服务。无论是过去的保护还是现在的开发开放,都源于人们对家乡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张掖一直在变,但对家乡的这份爱永恒不变。

作者:李建花 临泽县新华学区教师)





投稿邮箱:316649556@qq.com 广告热线:18009365577